法国动画大师米歇尔·欧斯洛昨天在第61届柏林电影节上献上了他的新作《夜的故事》,跟其他的参赛片比,它是独一无二的,不仅仅是因为它是3D的,它是动画的,它包含的六个故事可以独立存在,也因为在那些严肃的或者急于要去讨论什么的电影里,它显得如此云淡风轻,关心的只有王子、公主和巫师。

《夜的故事》某个程度上来说,算是米歇尔·欧斯洛2002年的短篇集《王子与公主》的姊妹篇,这个小老头心里藏了很多好玩的故事,而这次他选择用了3D这种新的方式表现,令人意外的是,他追求的效果恰恰是不少导演克服不了的“假3D”,图层就像一层层平板的剪纸,“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3D是我的大玩具。”

欧斯洛在采访中告诉记者,他不久后就要去杭州参加动漫节,《夜的故事》里也有一个来自中国的故事,他表示在作品里融入各种文化的艺术元素,是因为世界就是他的糖果店,“在这里没有国界之分,我有吃不尽的糖果。”

网易娱乐:《夜的故事》里有一个故事叫《永不撒谎的男孩》,你把它的背景设置在西藏,里面还有很多中国传统艺术的元素。这个故事本来就是来自西藏吗?

米歇尔·欧斯洛:没错,它确实来自西藏,我在原版的基础上做了不太多的改动。我的故事大多是原创的-我平时会阅读大量的民间故事来积累灵感-但这个故事是个例外,它本身已经很有趣了,尽管稍显粗糙。故事发生在西藏,但我加入了一个来自中原的公主,你可以通过她的头饰辨认出来。中国的古画都很美,我也了解得比较多,所以想放到片子里。

米歇尔·欧斯洛:我从老故事里汲取灵感,但我不满足于老故事,想用我的方法去讲故事,不过那个西藏的故事是我的故事里最接近原版的,只是电影里的公主原型是国王的妻子,她非常讨厌那个养马的男孩;我还创造了另一只神驹,原来的故事里只有一只会说话的马,我就想世界上应该还有比这个更棒的马,所以就加入了一只会唱歌的母马。我的故事里总会加入一些柔情的东西,表达原版里没有表达的一些重要的情感,比如马的爱情,公主对男孩的爱情。

网易娱乐:每个小故事都是在一个老剧院,由一个老头、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一起构思的,这跟你的经验有关吗?

米歇尔·欧斯洛:是的,我就是那样进行创作的,唯一不同的是,我自己同时扮演小男孩、小女孩和老头子的角色,哈哈,因为我只能跟自己讨论剧情。

电影院也跟我的经历有关,我喜欢街角的某个小电影院,我喜欢跟我的邻居一起去坐在黑房子里等待幕布拉开、银幕亮起的时刻,但很可惜的是,电影院正在死去,这就是我借用这个元素的初衷。

网易娱乐:你的故事让我想起格林兄弟,你看他们或者安徒生的童话来找灵感吗?

米歇尔·欧斯洛:我打小就读过他们的童话,安徒生、格林兄弟和贝洛,就是童话三巨头嘛。说到灵感,我小时候不太喜欢安徒生,他的故事有时候太悲伤了,格林童话里的人物却都特别快乐、幽默,我早前改编过一个格林童话里的故事,放进了《王子和公主们》那个短篇集里,也是做成剪纸的形式,名字跟原来的完全不一样了,我还把故事改成了科幻片。

网易娱乐:《夜的故事》像你过去的一些作品一样,用皮影戏来表现形象和故事,你怎么想到这种表现形式?

米歇尔·欧斯洛:这是一种很好的创作方法,便宜而且效果很好,用电脑特效做也花不了多少钱。现在拍电影,钱是很大的问题,就算你已经很成功了,我还想拍得再多一点,所以未来应该还会有《夜的故事2》。

米歇尔·欧斯洛:现在还剩一个故事没拍完,已经做完五个短篇了,效果都很不错,我很想让你看看,也许会在2012年的夏天发行,如果3D的风潮还流行,我不会放弃这种格式的版本。

网易娱乐:运用3D技术,对《夜的故事》来说是创作必须,还是你也想跟下潮流?

米歇尔·欧斯洛:这件事很奇怪,我觉得3D的热潮该停一停了,那副眼镜戴着也不舒服。这就像彩一样,彩流行起来后,大家觉得电影就该拍彩色,但观众看电影的时候不会总想着这电影是不是彩色的,对电影的观感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形式不重要,你还是得拍好的故事,用心来表达。我运用3D来拍电影,是因为我很贪玩,我年轻的时候很穷,没办法随心所欲创作,我就想到剪纸,因为没有钱,这是最便宜的做动画的方法,现在我有资本去接触各种新媒介,3D就像是我的新玩具。

米歇尔·欧斯洛:完全没有,除了最后那个《变成鹿的公主与建筑工的儿子》的故事是专门配合3D技术写的,我希望画面能展示更多层次的景深。我做的3D实际上是平板的3D,这正是我想要的效果。

米歇尔·欧斯洛:没错,而且效果也很好,老实说跟3D版没区别,哈哈。不过有些场景,3D化的效果对氛围帮助更大,比如树上的叶子飘下来的感觉,走进一间屋子里你能感受到的纵深,每一个图层都像剪纸一样平板的效果充满了诗意。3D电影更多运用在真人电影的领域,但我很幸运我是个动画师,我只按我想的去做,而无需顾及立体效果够不够真实这种问题。

网易娱乐:3D电影在融资上会对你造成困扰吗?你怎么看待这股潮流对电影的意义?

米歇尔·欧斯洛:这就只是一种潮流,当然对工业来说是好现象,它把观众又带回电影院了,但它并不能改变许多,电影院需要的是好故事,有意义的故事,否则3D潮流也许会持续,但它总会被遗忘。而从投资角度来看,3D电影会让融资变得更困难,无论对制片人还是观众来说,它都太贵了,情况很矛盾。不过从它的效果而言,我还是运用得很开心的,但也仅仅是用我的方式,制片人可没想到我会拍成那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