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重庆晨报,刚刚从杨婷的家人和好友处获悉,在巴厘岛患病后乘医疗专机回国治疗的重庆好司机杨婷,20日上午因抢救无效离开人世。据悉,回国至今,杨婷的情况一直不容乐观,西南医院曾组织专家会诊,但最终仍未见好转。

“宝贝,加油,妈妈在呢!”昨日,肖淑琴站在巴厘岛国际医院的ICU的病床前,一边摸着女儿杨婷的头轻声说话,一边忍不住掉眼泪。

7月5日,在巴厘岛旅游的杨婷突发脑部疾病被送往了当地医院,至今仍未脱离生命危险。当晚,肖淑琴从重庆赶往巴厘岛,陪在女儿身边,令她担忧的是,女儿病情还在恶化。

7月初,33岁的杨婷和朋友小刘一起去巴厘岛旅行。5日早上,原本准备和朋友出去玩的杨婷有点发烧。等朋友小刘发现情况不对时,杨婷已经开始说胡话了,小刘叫她也不答应。小刘觉得事情不对,赶紧找到旅行社的领队,将杨婷送往当地医院。

转了三次院,杨婷才住进当地一家国际医院的ICU检查治疗。医生告知小刘,杨婷病情严重。小刘和旅行社联系了杨婷的母亲肖淑琴,让她立刻飞往巴厘岛。

和肖淑琴一起飞往巴厘岛的还有杨婷的表弟肖春。他们见到杨婷时,她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身体轻轻动一下,全身就会不停抽搐。在杨婷抽搐时,肖淑琴都会站在她身边,不停地抚摸她的额头和手臂,不断鼓励她:“宝贝,妈妈陪你!要相信医生,要相信自己。”

医生检查发现,杨婷发病是因为脑部感染了病毒,但具体是什么病毒,至今也没有查出来。由于无法查出准确的病因,医院只能对杨婷进行保守治疗。现在,杨婷只要稍稍清醒就会全身抽搐,当地医生只能给她注射镇定剂缓解病情。医生说,长期抽搐会造成脑损伤。

7月9日,杨婷开始有了稍稍清醒的意识,肖淑琴喊她的名字,她有了些许反应。原本以为病情有了好转,但当日中午,杨婷突然开始发高烧。

医生检查发现,杨婷的肺部也被感染,病情恶化。医生说,目前还在培养菌株,要确定了菌株种类,才能确定病因。

9日下午,肖淑琴和小刘咨询后得知,如果包机送杨婷单人回国,费用需要50万元左右,加上陪护和医生,总费用在80万元左右。“我们是单亲家庭,她是驾驶员,我也没有多少收入,负担不起。”肖淑琴手足无措。

目前,肖淑琴正在联系重庆的妹妹,准备把杨婷刚在沙坪坝梨树湾买的新房挂出去卖掉。

就在肖淑琴感到绝望时,杨婷的同事和朋友行动起来,他们不仅主动帮助肖淑琴联系国内的医院,还主动给她筹钱。这两天,一篇名为《伸出援手,拯救一个年轻的生命》的求助信在朋友圈传开,这是杨婷的同事们写的。同时,杨婷的同事们已自发给她捐款5万元。

杨婷的同事说,生活中的杨婷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勤奋、仗义。“她曾经救人一命,会有善报的。”杨婷所在的西部公交公司大学城分公司249路公交车安全员刘天说。

今年1月中旬,在杨婷驾驶的公交车上,一名乘客突然抽搐不省人事,杨婷直接开车将他送到了医院,并守候至那位乘客清醒过来,最后又把安然无恙的乘客送回家。

除了同事、朋友,很多陌生人也开始加入到帮助杨婷的行动中。截至昨日下午5点,已经收到约17万元善款。

“妹儿,加油!好人有好报,坚强一点,我们支持你。”陌生人的好意,也让肖淑琴看到了希望。

大爱筑起“生命通道”,多方接力送她回家。凌晨2点43分,在巴厘岛旅游时病重的重庆女公交司机杨婷经飞机转乘救护车抵达西南医院,2点48分,西南医院医生与随车医生核对信息并交接后,杨婷被抬下救护车推进120急救中心。

7月15日凌晨,运送杨婷的救护车抵达西南医院。随后,西南医院立即组织六科专家对杨婷进行会诊,发现杨婷颅内压力过高,颅内降压手术迫在眉睫!

当天凌晨4点左右,西南医院急救、ICU、神经外科、神经内科、呼吸科、感染科共6科专家的会诊结束:杨婷处于颅压超高,双侧瞳孔散大,CT显示颅内病毒感染。专家会诊结果:必须马上进行手术,否则,杨婷随时会有生命危险。

当天凌晨5点零8分,杨婷被推进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作术前准备。神经外科医生兰川为杨婷进行了去骨瓣减压手术。手术持续到昨天上午10点20分,顺利结束。医生介绍,杨婷的颅压太高,极易使脑组织移位从而形成脑疝,脑疝形成后,病人就会因呼吸和循环中枢衰竭而死亡。

杨婷术后已经被安置在西南医院神经外科重症监护室,每天下午5点允许亲人探视几分钟,医生密切关注着杨婷颅内压的变化,防止脑水肿产生,确保杨婷平安渡过颅内水肿的高峰期。

7月16日上午,医生评估杨婷的病情后,通过鼻饲的方法为她注入两百毫升流食。这是杨婷自陷入昏迷以来,第一次可以进食!目前,医生正在等待相关检查结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