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电影史上,1986年出品的《壮志凌云》曾经风云一时。年轻帅气的汤姆·克鲁斯英俊的脸庞,与他骑的摩托车、飞行夹克、墨镜俨然成为当年美国流行文化的符号。

时隔35年,《壮志凌云2》在世界影迷的期待中姗姗而来。60岁的不老阿汤哥再次以飞行员形象登上大荧幕。这当然令人好奇,这位在《碟中谍4》中刚刚有过不服老表现的“老英雄”是否还能再现当年飞行勇士的雄风和潇洒?

电影一开场似乎就给出了答案——汤姆·克鲁斯英俊帅气依旧!沧桑岁月似乎并没有在他脸上留下太多痕迹,也没有磨平他的张扬个性:他依旧公然抗命执意试飞,即使差点儿机毁人亡……他还是他,标新立异,拒绝循规蹈矩。

他又是有变化的。随着情节的发展,不难看出阿汤哥饰演的米切尔在这35年中的成熟甚至“老去”。他显然一直都未能释怀同机战友Goose之死,从而对Goose之子Rooster抱有极强的责任感。他不希望Rooster再从事危险职业,曾试图阻止过立志继承“父辈荣光”的Rooster子承父业,因此对米切尔一直抱有怨气。影片中两人的初次同框是在军营酒吧中。米切尔在人群中一眼便锁定了Rooster。此刻他英俊的脸庞有了岁月的痕迹,表情不再潇洒,微微皱眉,略带凝重。他就这么一直远观而不敢相认。这体现了他对牺牲老战友儿子的复杂情感。

在起初的飞行训练中,Rooster对米切尔表现出“敌意”和挑战。他不服米切尔的指挥,险些造成了训练事故。但米切尔冷静地以高超的飞行技术避免了事故,让Rooster心服口服。影片中也有“沙滩”“”炫肌肉的场景,是对第一部的致敬。在这项散发着男性荷尔蒙的运动中,Rooster扶起了摔倒在地的米切尔,青春运动还是属于年轻人的,但两人关系已经开始改善。

执行最后任务的选人环节,是影片情节发展的一个关节点,也是“文戏”的一个小高潮。此事对观众来说是有悬念的——米切尔选谁?选不选Rooster?对切的镜头分别给了两个最有力的竞争者——Rooster和Hangman。米切尔再三思虑后,缓慢而坚定地念出Rooster的名字,这一选择表明了米切尔理解了冰人所说的:It’s time to let go。米切尔释怀了战友之死,并理解了Rooster的追求。米切尔从Rooster对理想的坚持看到了当年的自己,两代人得以沟通和互相理解。精神、理念、“初心”得以一脉相承。同时,米切尔也更加自觉地意识到自己作为教官或者“父亲”的责任。

从某种角度看,我们说,米切尔与Rooster之间不只是教官与学员的关系,他们更是“父子”关系。Rooster从幼年丧父,到与米切尔相持相抗的“审父”“叛父”,到和解并“认父”,其间贯穿了一条两代人精神传承的线索。

米切尔的飞行战斗理念可以简单概括为“Don’t think”,即“不要思考,跟着感觉走”。这实际上就是美国电影中屡见不鲜的美式英雄主义精神或理念。正是这种精神和理念,加上美国电影夸张的戏剧化情节和令人目眩的动作奇观,打造了一个又一个“美式英雄”形象:崇尚英雄主义与个人主义的结合,敢于挑战权威,打破常规,坚信凭借一己之力即可拯救世界,而且几乎无往不胜。

在第一部中,米切尔就不止一次在训练中违抗陈规;在本片开头,就违规试飞,在“Top gun”训练学校中还偷取飞机进行表演展示……米切尔这种冒险精神也传承给了Rooster。当米切尔被困敌营,Rooster毅然“抗命”,调转飞机回去营救。米切尔显然不希望他冒险来救他,质问他:“What were you thinking?”而Rooster回答:“You told me not to think!”这个类似“抖机灵”的机智回答画龙点睛,是精神的传承,是“子一辈”救了“父一辈”。

对生命的珍重,是米切尔的一个执念,也是影片的另一个重要主旨。与前片相比,他依旧是一名技术高超、敢于突破规矩的优秀飞行员,但他更是呵护儿子的“父亲”,谆谆教诲、“生命至上”的教官,尊重女性的绅士。

尽管现在的特效技术已成熟到足够以假乱真,但在这部影片中,阿汤哥依旧敬业,坚持所有场景都尽量实拍。如影片最后执行任务时,飞行员会受到将近重力加速度的影响,阿汤哥脸部肌肉的紧绷与扭曲都是真实压力下的呈现。真身表演再加上专业设备的广角取景,才有了如此真实而生动的画面,让人产生如临其境的效果。影片还有很多画面明显借用了游戏语言,让人目眩神迷,让观众高度“沉浸”其中,像在打电竞游戏一样紧张、刺激、投入。

一向以敬业著称的阿汤哥为此次“英雄回归”可谓下足了功夫。在令人眼花缭乱、冲击力极强的视听震撼与“沉浸”效果之下,那种典型的“美式”个人英雄主义理想,在这部电影中继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