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厂商开始加大生产力度,但目前依旧“一墩难求”:网店被抢购一空,北京官方特许商品零售店门口人山人海,有人甚至提前12小时排队。

虽然它的目标消费者是9岁左右的孩子,但为什么连成年人也对冰墩墩完全没有抵抗力?

大熊猫的形象和婴儿很像,人们对拟人的对象往往会更加偏爱——圆脸、大眼睛、短手短腿和不成比例的大脑袋——冰墩墩这些婴儿般的特征,让看起来元气满满的冬奥会吉祥物也能显得天真可爱、讨人喜欢。

诺贝尔奖获得者康拉德·洛伦兹曾提出:“所有物种的新生儿的典型外观,都可触发人们的积极情感、进而促进相关行为反应”。

知乎上一个关于“出生一两个月的小婴儿可以有多可爱?”的线万浏览量,每一个回答都是大型云吸娃现场。

1943年,奥地利动物行为学家康拉德·洛伦兹最早提出了“婴儿图式”这个概念。

所谓的婴儿图式,就是婴儿身上一些比较典型的特征,包括高而突出的前额、大大的头、圆圆的脸、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和小小的嘴巴等。这些特征组合起来,就形成了一个萌萌哒的婴儿形象。

这些特征对于人类演化而言至关重要,因为它们能帮助大脑识别出弱小的婴儿,并给予关注和照看,以帮助他们存活。

婴儿图式并不是婴儿的专利,小猫、小狗,甚至是娃娃脸的大人,只要具备婴儿图式的特征,都会格外的讨人喜欢。

很多艺术形象也会刻意地参照婴儿图式去设计,像皮卡丘、加菲猫、泰迪熊等,就为了让大家喜欢。

在英文中,“可爱”(cute)这个词最早作为acute一词的缩写形式出现,它最初的含义是“机敏、聪慧或精明”。但在某些语境下,可爱也意味着脆弱:法语的“可爱”是mignon,但这个词也有“娇小漂亮”的意思,其词源来自英语中的minion,意为仆从或下属。日语中表示可爱的“卡哇伊”也有类似的含义——这个词在11世纪首次出现,用来表示“可怜的”。

从外表上看,许多“萌物”都是一副弱不禁风、易受伤害的形象,但是“可爱”这种特征可是很强大的。2016年,牛津大学几位学者发表了一篇关于“可爱”的综述。文章中,他们说“可爱”是“能够塑造人类行为的最基础、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实际上,对于“可爱”的判断对人类而言可能十分必要。克林格巴赫的研究团队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展示了婴儿和成人的面庞,并检验被试看到这些图像时脑部的活动。

当我们看到成人和婴儿的脸时,主要的视觉区域就会被激活,比如梭状回面孔区(大脑后部一个用来识别面孔的区域)。

但因为婴儿面孔的独特性,它还会额外激活其他脑区,比如眶额叶皮层,这个区域负责决策,我们的大脑会在1秒内迅速地区分出成人和婴儿的脸。

可爱的婴儿脸看起来更善良亲和,这种类似于“趋利避害”的正向刺激就会导致我们在婴儿脸上停留的时间更长,忍不住盯着他一直看一直看一直看……

研究表明,相比较成人脸,人类对婴儿的兴趣具有跨年龄段的普遍性,上至 75岁的老人,下到6岁以下的儿童,都更加偏爱婴儿,真正的老少通吃。

一般女性激活比男性多,但是当婴儿面孔与自己相似时,男性却比女性敏感,脑区激活更多。

也就是说,面对可爱的婴儿,妈妈基本都会给予关注,而爸爸,则更喜欢和自己长得像的娃。

实际上,我们的大脑里,有一个区域叫做伏隔核,负责调节人类的奖励加工和欲求动机,含有能释放快乐源泉——多巴胺的神经元,在奖赏、快乐和成瘾功能中有重要作用,被称为大脑的奖赏中枢。

当看到可爱的婴儿面孔时,这块区域的神经反应就会被激活,快乐源泉被释放,你会感到无比愉悦,不由自主地对婴儿露出慈母般的微笑……

这种身心舒畅的满足感,就像肥宅水、波霸奶茶带给你的快乐是一样的,拥有它,就像拥有了全世界。而且,还会上瘾。

和自然界中很多一出生没多久,就可以跑可以觅食的动物不同,人类婴儿刚被生下来的时候,几乎什么都不会,只能依靠大人的喂养和保护才能生存下去。

研究表明,婴儿可爱的脸会让人产生关爱,并且主动去养育照顾的意愿。婴儿越可爱,这种作用就越明显,无论婴儿和自己是否有血缘关系。

在催产素(母爱)的作用下,母亲们时常会忽略孩子夜醒、奶睡、哭闹等带来的崩溃,而心甘情愿地继续为它付出金钱&精力。

作为一种先天性的释放机制,婴儿图式可以诱发人们的积极情绪,并引起关爱、照顾婴儿的行为,从而促使子孙后代繁衍生存下去。

不过,当孩子婴儿感的脸庞逐渐成人化,大概4岁半的时候,婴儿图式的影响就会减少。换句话说,当萌娃长开了,狗嫌人烦的熊孩子也即将登场了。

综上:即人类大脑会本能地识别婴儿的外貌特征,并激发自身的保护欲和喜爱之情。冰墩墩幼态特征比真正的婴儿更加突出,但又不像婴儿那么难伺候,这令其成为了一种超常刺激:太可爱,可爱得令人难以抗拒!

随着冰墩墩和雪容融的爆火,不少网友开始自己或画或制作两个可爱的吉祥物。很多小伙伴在画画时,自动把冰墩墩认为是“男孩”,雪容融是“女孩”……

但是,实际上,它们俩“没有性别”。因为根据国际奥组委的规则,吉祥物不能有性别的差异。

正因为不能有性别差异,所以冰墩墩和雪容融也不能“讲话”,这一点在即将上映的动画电影《我们的冬奥》中也有表现。在该动画中,冰墩墩和雪容融出现多次,但都没有说话,而是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一旦说话就很容易分辨性别,因此,北京冬奥组委在与制片方签订协议时,就把‘使用冰墩墩、雪容融形象时不能说话且应当性别中立’的条款写了进去。同样,在制作冬奥会宣传片和拍摄冬奥会相关的电影视频时,如果出现‘冰墩墩’和‘雪容融’的形象,一般来讲都是不能说话的。”北京冬奥组委法律事务部相关负责人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这样表示。

随后,记者翻阅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组委会官网,查看冰墩墩和雪容融的宣传片发现,在片中两个吉祥物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