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德里克·卡斯蒂略就读于科罗拉多州的高地牧场斯坦姆学校,是一名十八岁的男孩。致命的科罗拉多枪击案发生时,他正在上课。当他看到身边有同学拔出枪时,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能坐视不理,因为身边都是他一直视作家人的朋友们,而他们正处于危险之中。

肯德里克猛地扑向枪手,试图为其他同学争取隐藏的时间,结果当场死亡。肯德里克的父亲约翰·卡斯蒂略含着眼泪说:“我知道正是因为他所做的一切,其他人才得以活下来,我为此而感激上帝,我爱我的儿子,他是个英雄,并且永远都会是,”他还说,“他就是那么爱别人。”

肯德里克离凶手大约一英尺远。当凶手拔出枪,让所有人都不要动时,肯德里克和他的同学们正在上英国文学课,看电影《公主新娘》。在肯德里克猛扑向凶手之后,另外三名同学也冲了过去,抓住了枪手,试图制服他,让班里的其他人能够逃出教室。

肯德里克的父亲说,肯德里克是独生子女,但是他的朋友们,包括学校机器人技术团队的成员们,就像他的兄弟姐妹一样。他们会在他家里分享他小时候的玩具,举办节日礼物交换活动,如果有人没钱,他们还会为朋友买电影票。约翰·卡斯蒂略还说,他的儿子是一个无私的人,他因此被杀害,但是他救了其他人。

肯德里克在丹佛郊区长大,从小就学习英语和西班牙语,最初上的是天主教学校。在从前的时候,他还会花时间和他现在已故的祖父一起钓鱼和露营,他的祖父曾在海军陆战队服役。“肯德里克非常因他祖父而自豪,自豪他祖父是个英雄,”肯德里克的父亲说,“我也知道肯德里克想要继承他祖父的精神。”在洛根堡国家公墓,这位十几岁的少年一直把曾经挂在祖父棺椁上的那面国旗放在身边,祈祷并亲吻祖父的墓碑。

枪击事件发生后不久,卡斯蒂略和妻子玛丽亚疯狂地联系肯德里克,试图得到他的讯息。起初他们以为儿子可能受伤了,当他不接他们的短信和电话时,他们更加担心了。肯德里克的一个朋友给约翰·卡斯蒂略发了一条短信,说肯德里克冲向了枪手,但当时卡斯蒂略不知道该怎么想。

当卡斯蒂略和他的妻子在外面等着见他们的儿子时,有不少学生们走上前来称他们的儿子为英雄。为他们的儿子哀悼时,卡斯蒂略说他们希望肯德里克的同学们能痊愈、上大学、结婚,在爱的包围下组建自己的家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