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作家埃莱娜·费兰特小说“那不勒斯四部曲”从欧美火到了中国,两年多来中译本加电子书累计卖了约130万册;出乎意料的是,最近书市上出现了“那不勒斯三部曲”,作者也是意大利作家,但原版书名和那不勒斯并不沾边。

两个“那不勒斯系列”激起一片热议,有资深编辑用“碰瓷式出版”来形容这一现象。一本书走红畅销后,市面上随即出现书名、封面高度相似的“双胞胎”乃至“多胞胎”,无论是“颜值”上的抄袭,抑或是“内容”上的拷贝,无不瞄准热门领域和话题,按畅销书的路数如法炮制,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面对高度雷同,不知情的读者很有可能“乱花迷眼”。

从某种程度来说,出版商对热点的捕捉可以理解,但高度雷同的书名与文案策划,甚至还有恶意粗制滥造的“攒书”“伪书”,则搅乱了秩序,混淆了耳目,这对以优质内容安身立命的图书出版业,所带来的负面效应是不言而喻的。一味“挣快钱”、炮制“速食快餐”,稀释了优质品牌,背后的浮躁心态更值得警惕。在版权代理人彭伦看来,这种风气是不健康不体面的,有追求、本分的出版机构,精益求精深耕内容,才是长久之道。

针对读者关于两个“那不勒斯系列”是否相关的询问,“那不勒斯四部曲”引进方上海九久读书人与人民文学出版社给出了明确回应:两者并无关联。

“那不勒斯四部曲”含《我的天才女友》《新名字的故事》《离开的,留下的》《失踪的孩子》四册,讲述了那不勒斯穷困社区出生的两个女孩持续半个世纪的友谊,千万读者为小说对女性之间极度真实、尖锐、毫不粉饰的情感所打动。改编自四部曲的同名电视连续剧最近在HBO播出完第一季,反响热烈,“费兰特热”持续升温。“Neapolitan Novels,这是欧美评论界对小说家费兰特作品的固定表述,翻译过来就是‘那不勒斯系列’。”出版方说。

另一套以 《那不勒斯的萤火》《那不勒斯的天空》《那不勒斯的黎明》为名的“那不勒斯三部曲”,作者是意大利作家马西米利亚诺·威尔吉利奥,但原意大利文的书名翻译过来与“那不勒斯”毫无关系。比如第一本《那不勒斯的萤火》去年出版,原书名为“美国人”(lamericano),封面宣传语称其为“近十年来欧美文坛的‘灯塔’巨作”,这本书目前只有意大利语和中文两个版本。

记者打开多家图书电商或社交平台发现,《那不勒斯的萤火》中译本目前有千余人评价,而“那不勒斯四部曲”中译本累计获近六万条评价、豆瓣评分平均高达9.0分。可以说,两套书的文坛地位和市场热度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一个显而易见的好处是,读者在搜索目标图书时,“同名书”和原版往往出现在同一页面或相邻位置上,迷惑了不少读者,而“那不勒斯三部曲”出版方就此事态暂无回应。

资深出版人贺圣遂谈到,畅销书就是耀眼的明星IP,书商很难抵挡住“热搜”的诱惑力,但如果只是蹭热度蜂拥而上,更多是泥沙俱下,倒了读者胃口。事实上,“那不勒斯四部曲”在意大利本土市场,也遭遇了“跟风书”撞脸现象。彭伦介绍,四部曲的第一部小说《我的天才女友》率先走俏后,意大利另一出版公司立即出版了一本小说《Lapprendista geniale》,中文名直译为“天才的学徒”,不仅书名与《我的天才女友》意大利书名《Lamica geniale》几乎如出一辙,甚至连封面设计元素和装帧风格也极为近似。

近年来,“搭便车”“蹭热点”现象在图书市场屡见不鲜,为了吸引读者注意力,书商在书名上可谓下足功夫,简单更改个别字词或采用相似句式,“以假乱真”,混淆耳目。

这甚至形成了一类起名体,如“那些事儿体”——《明朝那些事儿》《老北京那些事儿》《水浒那些事儿》;“那些年体”——《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男人》……有不愿透露姓名的文学编辑直言,一些模仿者接踵而至,但更多是书商找个“枪手”或工作室“剪刀浆糊”一番,“攒书”速度极快,且成本低。虽有了一时的热度,却不顾图书的质量。

有法律界人士指出,书名打擦边球钻空子,极易造成读者的误认混淆,涉嫌不正当竞争行为,在客观上也影响了独家版权出版社图书的正常销售。书名与作品,是著作权人思维创作的成果,但目前书名并不在《著作权法》保护范畴。于是乎,一旦书名及书中话题制造出传播热度,就成了众人垂涎的“流量担当”;一个热词或概念火了,立马引来众“撞脸”书名,乃至全盘“复制”热门书版式或内容框架,书名相近的“山寨书”频繁轰炸着读者神经。但低成本的获利方式,依然让书商厚着脸皮搅浑水,比如前两年的跟风版《人类简史》至少也印了四五万册,盈利可观。

在贺圣遂看来,创意输出与图书策划能达到什么水准,检验着出版方的专业水准和职业操守,“碰瓷式出版”可休矣。

中信出版社引进赫拉利著作版权后,分别于2014年、2017年印行了两版《人类简史:从动物到上帝》简体中文版,累计发行了200万册,名噪一时。2017年6月,跟风版《人类简史》出版,书名主标题一样,副标题英文也仅一词之差,版式分布和封面风格接近,不少读者奔着“人类简史”的名气而来,却买错了书,“大呼上当”。

据网友吐槽,跟风版《人类简史》讲述南方古猿、尼德兰革命等段落时,大段抄袭或改写百科内容,基本可视为“洗稿”之作;全书鲜少史料考证和注释,参考书目简单罗列了几本国外史学书的中译本,其中甚至还包括赫拉利《人类简史》。跟风版将作者“亚特伍德”冠以同赫拉利一样的“新锐历史学家”标签,且不顾豆瓣2.5分差评,自称“万千读者口碑推荐”。

去年有个乌龙事件,图书市场惊现两本《低欲望社会》,分别为《低欲望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低欲望社会:“丧失大志时代”的新·国富论》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引进出版,根据日本原书名翻译而来,与日本小学馆出版社日文版原书封面排版、设计风格一致,腰封上注明“大前研一独家授权唯一完整中文版”;《低欲望社会:人口老龄化的经济危机与破解之道》译自大前研一在日本PHP研究所出版的《让我们赶走老后不安》,却采用了“低欲望社会”这个热词,在国内上市铺货反而早了一个月,抢跑发行渠道。

《谁动了我的奶酪》当年引进国内后,短短几个月累计发行上百万册,随之而来的是《我的奶酪谁动了》《我动了谁的奶酪》《谁和我一起动奶酪》《谁敢动我的奶酪》,到后来甚至出现《谁动了我的稀饭》《谁动了我的肉包子》等“衍生品”。《水煮三国》卖火了,一时间挂着《水淘三国》《烧烤三国》等“花式烹饪”的书名,让人哭笑不得。

不少蹭热度的“高仿书”,模式化、复制化生产痕迹明显。亲子教育专家尹建莉《好妈妈胜过好老师》走俏后,五花八门的“姊妹版”育儿书接踵而来,一“低仿版”书名如《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大全集》《好妈妈胜过好医生》《好妈妈真是好老师》《好爸爸胜过好老师》,令人啼笑皆非。央视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一炮打响,图书界很快诞生一个庞大的多胞胎“舌尖家族”——《舌尖上的故乡》《舌尖上的城市风味》《舌尖上的餐饮店》等美食书一拥而上,但其中多为资料整理汇编,东拼西凑一些食物图片,内容几近广告。

有些书部分借用已有知名度的书籍名或作者名,但其实作者和内容都是假的,无中生有或张冠李戴。譬如《哈利·波特与黄金甲》等,“枪手”操刀,与原著系列毫无关联;曾引起热议的《执行力》及其作者——所谓著名哈佛教授保罗·托马斯,竟是书商凭空制造出来的噱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