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有人会用这种观点去看待人类发展,怎么会有这么多精妙绝伦的思想,怎么会有这么妙趣横生的人类学著作。

在查尤瓦尔·赫拉利教授的生平时,发现他好年轻,这么年轻的人就能写出这样的书,除了膜拜不知道还能怎样。

之后是罗振宇为《人类简史》一再背书,自己对作者的思想有一点崇拜的意味了,因为有才学的学者太有魅力。

终于买了纸版珍藏,从头到尾又看了一遍,少了第一次的惊艳,却更多了对作者的崇敬。

文学家很多,历史学家很多,生物学家很多,人类学家很多,但是把各学科只是融会贯通,形成自己知识体系的人少之又少。

一个是种族的胜利与个人的幸福并不成正比甚至背道而驰,我们不一定比原始森林茹毛饮血的祖先更幸福。

另一个是我们智人在自然胜出的理由竟来自毫不起眼的虚构能力,因为想象我们创造了并正创造着宏伟的认知网络,这种虚拟甚至比物理世界本身更有力量。

一个是人类已经无可避免的开启了另一个奇点,不远的未来,超乎想象的未来人类已经在路上,永恒的不平等已经不是神话。

还有一个是发现自己自觉不自觉的在塑造自己和改造别人。每个人的禀赋没那么大的差异,机缘巧合比自己以为的力量重大得多。

这个世界因为好奇,承认自己不知道而变得更加有未来,这么有学识的人都认为无知是常态,我们有什么理由狂妄自大。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