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12月9日凌晨6点,2021-2022赛季欧冠小组赛E组第6轮的一场焦点大战刚刚结束,做客安联球场的巴塞罗那0:3不敌拜仁慕尼黑。

本赛季巴萨在欧冠赛场,对阵拜仁,主客场两个0-3净吞6球;对阵本菲卡,客场0-3、主场0-0净吞3球;对阵基辅迪纳摩,总算收获2个1-0的胜利。6轮下来积7分被本菲卡压制屈居小组第三,只能踢欧联杯了。

作为20年来欧洲三家最顶级足球俱乐部“皇萨仁”之一的巴萨,竟然堕落到在欧冠小组赛被淘汰出局,这肯定是一个莫大的耻辱。巴萨上一次踢欧联杯还是在18年前的2003-2004赛季,正好是梦二短暂崛起之前的低谷。如今再入欧联杯赛场,标志着巴萨梦三王朝的余晖已消失殆尽。

看看年迈的布斯克茨赛后接受采访时的那张阴沉的脸,以及“踢欧联很伤自尊”的悲情话语,我们就能够感受到巴萨球员浓厚的绝望情绪,以及意识到他们的足球危机到底有多严重了。

从场面到比分,巴萨的没落都是显而易见的,的确配不上晋级淘汰赛。本赛季的6场欧冠小组赛,他们只打进了可怜的两个球,丢球数则多达9个。如果算上所有的比赛,巴萨也只进了25球,却丢了26球。可以说,从进攻到防守,巴萨的竞技表现都糟糕透了。

在西甲积分榜上,巴萨6胜5平4负仅积23分,少赛1场排名第7,已落后榜首的皇家马德里多达16分。相比于争夺西甲冠军,进入前四拿到下赛季欧冠参赛资格,是巴萨本赛季在联赛的更切合实际的目标。

如果不是拉波尔塔在今年夏天耍阴招赶走梅西,梅西很可能还要背着巴萨溃败的这口大锅受尽各种冷嘲热讽,我们也很难看清一个事实:随着历史级别的中场哈白两人因年龄原因相继主动离开,梅西成为了那个拉着巴萨这辆日渐溃烂的破车,继续奔跑在多线争冠征途上的孤胆英雄。

当梅西泪洒告别发布会的时候,在全世界热爱他的足球才华的球迷心中,充满了对于梅西无法终老心爱的俱乐部的遗憾和惋惜,以及对于拉波尔塔在处理梅西续约合同上的奸诈与阴险表现的愤怒。但现在看到巴萨因失去梅西的逆天carry而陷入深重的足球困境后,我们一方面为梅西感到庆幸,因为他终于解脱了,不用再承受这个终将不堪承受的巨大包袱。另一方面,我们也为梅西感到非常痛心,他的足球巅峰生涯晚期被硬生生地围困和消耗在巴萨的堕落进程中。

此前笔者在拙文《传奇哈维救火巴萨,执教之路困难重重》中,详细分析了哈维执教巴萨面临的诸多困难。

笔者的主要观点是,哈维在一个不太好的时机回到巴萨,执教之路注定坎坷,而这一切跟他本身尚较单薄的执教经验并无多大的关系。巴萨如今的各梯队阵容非常缺乏符合哈维传控足球要求的青年才俊。“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句俗语可以概括哈维目前面临的困境。而俱乐部的财务危机让其足球困境在短时间内无法扭转。

尽管收获了一场苦涩的甚至是耻辱性的失败,哈维赛后的发言仍然表明了他的雄心壮志和对于这家俱乐部毫无保留的热爱。“我是愤怒地离开赛场的,我很生气但必须面对”,他说,“我看到了非常残酷的现实”,但“我们不能消沉下去,我们必须反抗,我们必须争取让巴萨回到它应有的位置”。

毫无疑问,巴萨堕落到如今这个悲惨境地,罪魁祸首就是前任俱乐部主席巴托梅乌领导的管理层。他们犯下的最大的经营管理是掏空家底肆意高价购买不符合球队战术体系的球员。其中,以下3笔重金交易备受诟病。

一是2017年8月从多特蒙德以1.5亿欧元购入登贝莱。当时巴萨王储内马尔以支付2.22亿违约金的方式出走巴黎圣日耳曼之后,巴萨慌不择路地溢价购买了法国新时代双子星之一的登贝莱。如今4年过去了,登贝莱伤病不断,状态起伏不定,未能成长为可靠的锋线尖兵。与正在兑现天赋、稳步成长的姆巴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二是2018年1月冬窗从利物浦以1.6亿欧元购入库蒂尼奥。库蒂尼奥在利物浦时期表现很亮眼,但加盟巴萨后迷失了,一直没有踢出身价。颇具讽刺意味的是,2020年8月,租借至拜仁的库蒂尼奥替补登场用2球1助的表现帮助拜仁在欧冠1/4决赛上8-2痛击巴萨。而如今在转会市场上,库蒂尼奥的评估身价仅2000万欧元,跟巴萨当初的购买价相比,跌幅已近9成。

三是2019年7月从马竞以支付1.2亿欧元违约金的方式购入格列兹曼。跟库蒂尼奥类似,贵为2018年金球奖前三的格列兹曼也未能踢出在马竞时的表现。2021年9月,在以1000万欧元的费用租借1年后,马竞决定执行4000万欧元的买断条款回购格列兹曼。在整个交易中巴萨不仅净亏7000万欧元,还耻辱性地附送一个0转会费的苏亚雷斯给马竞。

巴萨在转会市场上的这些奇葩操作,不仅在财务层面上让自身债台高筑,而且在技战术层面上让球队阵容快速滑落,最终酿成当前积重难返的深重危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