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简史》像在外星球上窥探地球的全貌,让人类以旁观者的角度去审视自我。

“某次偶然的基因突变,改变了‘智人’的大脑内部连接方式,让他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来思考,用完全新式的语言来沟通”,从而改变了以往的合作方式,“令他们脱胎换骨”,迅速登上了食物链的顶端。也就是说,从“智人”开始大规模的合作到成为地球上的霸主,不过7万年。我们“只是在没有特定目标的演化过程中盲目产生的结果……现代人类的行为模式或心理模式仍然镌刻着远古猿人的基因”。作者指出作为万千生物的一个属,人类是一种也没什么特别的动物。

200万年前,非洲和欧亚大陆上已经演化出不同人种。他们包括来自欧亚大陆的尼安德特人、印度尼西亚的梭罗人、西伯利亚地区的丹尼索瓦人等。距今4.5万年至1万年间,亚非大陆上小规模物种的灭绝、澳大利亚巨型动物消失殆尽、美洲独特动物绝灭……都与“智人”迁徙到这些新的居住环境有明显的关联。

书中还有许多出人意料的观点,例如:人类以为自己“驯化”了小麦(还包括稻米、马铃薯等其他植物),其实是它们控制了人类。18000年前,因为一系列偶然的原因,小麦等植物生长得越加繁茂。游走的族群放弃了旧有的采集狩猎生活方式,在麦田旁定居,并形成了村落。定居生活和食源稳定造成人口数量的激增,人们不得不再次扩大田地,过上耕种生活。人类沦为小麦的奴隶,跳进了所谓“美妙的进步”——农业革命的陷阱里。作者举出这个例子,并不在于呈现案例本身,而是深刻地道出一种历史观:人类一心想追求更轻松的生活,于是力图改变世界的面貌,但结果并没有如人所愿。

在讲述了人类不断向前跨越的7万年后,作者进入“幸福与快乐”这个终极命题的探究。他认为,人类作为一个整体越来越强大,可是处在其中的个人的幸福和快乐却从来没有被关注过。

对于如何看待人类历史,书中还有许多精妙的提法,如“历史从无正义”“人类创造出了由想象建构的秩序”……作者在讲述具体的历史事件时,也试图呈现寻找答案的过程,以一种“寻路人”的姿态与读者互动,并不急于让读者接受观点。因为对于几万年前、百万年前人类最真实的面貌,无人能够确切、全面地刻画。今人所能做的,唯有无限地去靠近真相。

《人类简史》将“神”这个称号赠予人类,对“他们”极尽嘲讽和批判,也对生态系统的恶化和“神人”未来的走向表达了担忧。对于这样一部融合了生物学、人类学、生态学、心理学、历史学等学科信息的读物,每一个章节都值得细嚼慢咽;每一次重读,都会引发新的思考。我想,每一个“智人”后代都应当怀有这样的理念与情怀——敬畏宇宙与自然,珍视自我以及周围的一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