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选秀大会已经在今天落下帷幕。这届新秀因其高顺位中潜在全明星球员的深度而广受赞誉。在这样的深度下,针对一些打相同位置的球员,人们会进行辩论,以探讨谁会有更好的前景。其中的一组对比就是来自堪萨斯大学的约什-杰克逊和来自杜克大学的杰森-塔图姆。

这两位侧翼新秀都有着出色的大一赛季。塔图姆下半赛季的强势发挥,包括四天之内的四连胜,帮助蓝魔(Blue Devils)赢得了ACC锦标赛的冠军。杰克逊和松鸦鹰(Jayhawks)则赢得了Big 12联盟的常规赛冠军,并在NCAA锦标赛中打进了精英八强。

在两人的唯一一个大学赛季中,他们主要都在小阵容中出任大前锋。他们能够很好地利用错位机会,通过自己在运动能力方面的优势来为球队的进攻添砖加瓦。在下一阶段,这两位高顺位新秀看起来会有类似的影响和效果。

然而,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是,这两位新秀哪一位更能在NBA中造成影响,以及他们是否有足够大的优势成为一名NBA球员。接下来,我们将分析这两位位置相似的球员在五个不同方面的比较(身材和尺寸,运动能力,得分能力,防守能力和潜力),来解释其中的一位会否比另一位更出色。

这两位新秀都没有参加2017年NBA联合试训,所以我们唯一能拿来比较的尺寸数据来自于2016年耐克篮球峰会。自宣布参选以来,约什-杰克逊一直是一位被看作“奇迹”的新秀。他的穿鞋身高为6英尺8英尺,体重203磅,他十分结实,是一位极具爆发力的球员。然而,在2016年耐克篮球峰会上,他测出来的臂展为6英尺9.75英寸,这并不是一个非常惊人的数据。他的确找到了一种能让他在打球时比测试时臂展更长的方法,尤其是在防守端,但这个数字对于他来说并不是很好。

杰森-塔图姆在2016年耐克篮球峰会时测出来的身高同样为6英尺8英寸,体重为204磅,仅比杰克逊重了一磅。然而塔图姆却在臂展方面更具优势。塔图姆有着令人印象深刻的6英尺11英寸的臂展。他8英尺10.5英寸的站立摸高比杰克逊8英尺9.75英寸的站立摸高(2015年美国U19选拔赛时的测试结果)多了将近1英寸。尽管他们的尺寸几乎相同,但塔图姆在(臂展)长度上略占上风。

尽管塔图姆可能有着略长一点的四肢,但他可能更倾向是一名地板流风格的球员。他在单打方面极具破坏力,并且喜欢从肘区或者腰位发起进攻。这两个区域并不一定要求球员拥有最强的运动能力(科比-布莱恩特和迈克尔-乔丹都只是在他们职业生涯晚年才开始利用这两个区域得分)。塔图姆从不是一个懒散的运动员——问问肯尼迪-米克斯就知道了——只是他的打法并不是非常倚仗自己的运动能力。

反观杰克逊,我们可以从他的打法中看到很多有关运动能力的体现。无论进攻还是防守时,他都喜欢在篮筐上打球,并且上赛季,他是堪萨斯大学转换进攻中的关键一环。杰克逊的轮转换防速度很快,他的爆发力和敏捷性强于其他大部分2017年的NBA新秀。

没有任何联合试训的训练/测试数据,这方面的评价完全是基于两位的打法。正如上文所说,杰克逊在这方面扳回一城。塔图姆在这方面的劣势也并非十分明显,可当你在看他们的比赛时,杰克逊在运动能力上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这同时还帮助他成为了一个更加完整的全能型球员。

尽管杰克逊的运动能力比他在大学中面对的绝大部分对手更好,但就目前而言,他的进攻技巧仍显得较为粗糙。攻击篮筐和开放式进攻是他的强项。外线投射是他在比赛中的最大问题,但他在下半赛季展现出了稳定性和持续性,并最终以37.8%的三分球命中率结束了整个赛季。然而杰克逊在罚球线上表现则更为挣扎,他的罚球命中率仅为56.6%,这对球队而言完全是一个危险的信号。

塔图姆是一个天生的得分手。在20英尺处,他的武器库几乎没有漏洞。在脚步方面,塔图姆进步显著。他有时甚至能做出一些NBA湖们都尚未精通的步法。而他的中距离投篮可能是今年新秀中最好的一个。他不像杰克逊那样精通三分投射(赛季三分球命中率为34.6%),但是他的罚球命中率有84.9%。

从账面上看,杰克逊在外线投射方面略占优势。可如果他不改变自己的投篮方式,人们将很难相信他能在NBA的三分线外继续保持大学时的水准。而糟糕的罚球命中率也将阻碍他成为真正值得信任的射手。与此同时,塔图姆在每次暂停后都能适应自己的比赛节奏,这也让我确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能够继续扩大他的投篮范围。另外,塔图姆的投篮方式也比杰克逊的动作更加简洁和可重复。杰克逊的绝对运动能力可能帮助他最终成为更好的得分手,但在进入联盟时,这个优势属于塔图姆。

塔图姆在杜克只打一个位置,这展示了他在进攻端错位吊打大个球员的能力,也让他把自己作为防守者的缺点隐藏了起来。在防守端,塔图姆没能最大限度的结合意识和篮球智商。他经常在这方面迷失,并在轮转防守中出错。他同样没有特别快的脚步,尤其是横移脚步。由于NCAA中缺乏真正的禁区威胁,因此他很少在内线遇到挑战,但是关注塔图姆在这方面的发展是有趣的,因为这对他在NBA中的全能性来说至关重要。

杰克逊在防守端是一个真正的野兽。他同样打四号位,但他被安排在禁区范围内,这也使得他的球队更加强势,并在换防方面表现出色。杰克逊证明了他在任何时候都能够在禁区内从一号位防到四号位。他同样是少数能站在传球路线上,并通过纯粹的意志和努力来制造对方失误的球员。有时候,他的赌博式防守会稍微有点多,但不像其他的高顺位新秀,他全年都在自己的位置上。

随着时间的推移,塔图姆可以在合适的教练教导下成为一名更好的防守者,但是杰克逊已经是一位现成的防守尖兵了,并且他有机会成为一名防守大闸。在成为球队的主力前,他还需要时间和教导(以及额外的力量)。但作为一名新秀,他已经足够优秀——并且也展示了渴望和意愿——以成为一个更加出色的防守者。

杰克逊是一幅未完成的画作。大纲已经拟好,画布上展现出来的东西也是有趣的。他可能成为一幅杰作,也可能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幅画。和其他新秀相比,作为一位运动能力出众且防守凶狠的球员,杰克逊的得分能力也不可忽视。他只需要调整他比赛的其他部分,以满足自从他进入高中以后,别人对他的期望。

得益于在杜克大学的角色,塔图姆在打了一年之后得到了很多球探的好评。曾有一周的时间,他的名字经常作为潜在状元被提及。但是,随着选秀的进行,塔图姆已经失去了一些势头。他在进攻端能提供的即战力,能够让他在一个好的环境中立刻成为一位能得高分的球员。

但是,塔图姆更接近于一个完成品。从高中到他在蓝魔的大一赛季,他的打法很相似。他当然能提高,但他影响比赛的方式不会有太大改变。与此同时,杰克逊有机会把他的比赛带的比现在远得多。同时,他可以在攻防两端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球员。目前,联盟里最好的球队都有着统治级别的侧翼,他们能在攻防两端都打出高水平比赛(KD,勒布朗,科怀)。杰克逊比塔图姆更有能够在未来成为统治球场两端的球员的潜力。

最后,塔图姆向NBA的转型看起来更让人确定。他将成为一名有效率的侧翼,并成为一支连胜球队中前二或前三的进攻选择。他的进攻技能能让防守者们捉襟见肘。但是,杰克逊有着能在攻防两端都影响球队的能力,这让他在这场短兵相接的比较中更具优势。这两位球员都可能成为今年前五顺位的新秀,而他们的最终落脚点或许将成为谁是更好球员的最大影响因素。

看NBA资讯和录像?不用下载APP,搜索小程序:篮球时报,天天都有NBA总决赛、全明星赛回放,每日资讯、球员数据实时更新。更有你最想了解的篮球技术、球星传记等。小程序在手,了解NBA不用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