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样是在传奇般的1996年出生、一样在各自的选秀年里以13顺位的方式登录NBA,还都司职分位——

他们仿佛命中注定,会被打上某个符号、会在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让人回想其他们最初的开始,他们似乎也会背负着这一切前行,去接下那个已驾鹤西去的伟大球员的衣钵……

所以德文·布克和多诺万·米切尔,这两个新生代超新星,一个上个赛赛联盟第一的头号得分手,一个是上个赛季的西部冠军里的得分尖兵,两人各项能力谁优谁弱,是并驾齐驱还是有人技高一筹?

为了更好地量化两人的各项能力,我们不妨把比较模块切割成下面几个模块:得分能力、组织能力、对球队总影响

从图中也可以看到,米切尔对于布克的最大优势在于他的持球投三分能力:无论是产量还效率都力压了布克一截。

这是定位相同的两人最大的不同之处——布克是联盟中最精准的中投手之一,而米切尔是最会持球投三分的球员之一,都是持球投,两人距离不一样。

米切尔由于在2号位上身高过矮屡屡成为挨帽的头铁娃,所以篮下命中率低,但是靠着精准的三分球技术,依旧可以扛住效率不下滑。

布克不愧为中投大师,差左侧一块就可以完美用红区覆盖中距离区域了。而相反的是,布克在弧顶的三分反而是把握性最低的——在两个底角则是最高的——距离近嘛,这对中投手更好把握。

布克最强悍的还是他的持球中距离,在保罗来到太阳之后,他甚至也学到背后卡着防守人,磨蹭到油漆区后一记干拔。

从上面来看,米切尔的打法更加现代化:三分比重更高。三分更精准,罚球更多。而布克则是不折不扣的古典派:投大量中距离,罚球较少。

尤其是米切尔,从进入爵士后,球队里始终有两个或以上组织能力比他强的队友在干着组织的活,受制于身高,米切尔的视野也有限。

布克似乎也不以组织见长,在球队冲出云霄的时候,人们一眼就知道指挥官是谁,布克自己也清楚自己最擅长的是哪一种方式的帮助球队。

米切尔从出道就在打季后赛,虽然一直没有明显突破,但历练出来的对手对于核心包夹如何出球这些情况比布克更有经验,在组织的时候可以更加游刃有余。

先说说米切尔在这支球队里的定位:米切尔是爵士队中的攻坚兵和唯一可以大量开抡的单打手以及第二挡拆手。

爵士的现代化均衡配置决定了这支球队里没有大包大揽型的超级球星,米切尔之于爵士的最大意义在于在球队挡拆招数打不开时用个人能力接管比赛

就像这球,快船使用无限换防让爵士战术打不出来。其他队友没有攻坚能力,那就由米切尔出来接管比赛吧!

——其实这点在常规赛体现不出来,因为爵士实在太强了,在立体化大空间大纵深的打击下很难有球队可以让他们陷入进攻泥沼之中。

所以在爵士战绩联盟第一的情况下,米切尔既没有进入全明星首发也没有进入最佳阵容——懂的都懂,常规赛阶段,对于爵士最不能缺少的恐怕还是戈贝尔这座法国大山。

但是随着爵士赛季目标的提高,米切尔的作用逐渐体现出来:他是球队面对快船无限换防中爵士唯一可靠又高产的攻坚手,也是那轮系列赛中爵士的第一挡拆选择。

总的来说,米切尔自身的比赛风格(大量持球单挑+少数带动)本来是不适应爵士立体化大空间的战术风格的,爵士更喜欢的应该是一个大量挡拆传球+少数持球单挑的球员,就是米说切尔技能点似乎点反了。。。但是到了季后赛,他又成为了爵士在深入轮次中的压阵利器。

用句形象说法,米切尔是爵士的杀手锏,平时打菜鸡不需要他释放自己,但球队在遇到冠军级别的对手时,米切尔就成为了球队能否击败对手的命门。

作为上个赛季的西部第二,太阳的配置和爵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都是顶级挡拆手在外支配球,锋线配上三分射手,内线再来个开山重锤。

但是在球队的每一个阶段,总会遇到进攻卡壳队友眼巴巴看着你接下背锅球的时候、会遇到球队控卫懒得发起战术直接把球扔给你说大兄弟来两招吧的时候,这就是布克在常规参加战术之外的额外任务:其实定位和米切尔是一样的。

两人不同的地方在于,太阳是一支球权更为集中的球队,与爵士的五点开花不同,太阳更像是三叉戟模式,所以布克在平时担子比米切尔重;到又由于最后攻坚手太阳有两个,布克在与高强度对手对决时担子又比阿米轻。。。

从整体球队影响来说,两人定位相似打法相似,球队对他们的要求和期许也都相似,而且一个球队西部第一,一个西部第二,可谓伯仲之间。

原来那个带着球队常年挣扎在乐透区的年轻人竟会如此冷静和沉着,仿佛已经久经沙场百炼成钢;

在他和他那个光头队友身上,人们看到中投这件逐渐被联盟遗忘的技能在他们手中熠熠生辉。在他后仰的角度里映射着某种野性,如果有一个前辈可以把中投雕琢得美如画,那么我——德文·布克,又未尝不行呢?

他年少成名,第一年就率队击败雷霆三巨头将自己名字写入爵士队史,却在之后的数年时间里一次又一次带领着犹他爵士在残酷的大西北搏杀而终无所收获。

在失败的比赛中他是落寞的;但在99%的比赛时间里他却又如此热血,眼里喷着火内心对胜利的渴望从不掩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